媒體聚焦
中國煤炭報:中國煤炭科工集團首席科學家潘俊鋒:要將沖擊地壓研究透明化


發布時間: 2019年04月10日


沖擊地壓專業雖然看上去面比較窄,但是里面的學問很大

沖擊地壓礦井數量、沖擊地壓采掘工作面增長幅度遠超出沖擊地壓事故增長幅度,因此防沖技術還是很有用的

相信在不久的將來,我們可以做到沖擊地壓研究透明化,做到沖擊地壓智能防控、精準預測

  “其實,我并不認為自己取得了多大的成就,我只是在做我喜歡做的事情,追求屬于自己的獲得感,我也時常和我的團隊說,我們最后得到的應該是獲得感的滿足……”近日,中國煤炭科工集團首席科學家潘俊鋒接受記者專訪時,開門見山。

  從青年科技工作者到杰出工程師青年獎獲得者,一直致力于沖擊地壓研究的潘俊鋒,獲得過國家科技進步獎二等獎1項,省部級獎16項,申請國家專利23項,已授權13項,并在國內外學術期刊上發表學術論文50余篇。

執著興趣,追求屬于自己的獲得感

  采訪中,潘俊鋒說得最多的詞兒就是“獲得感”。

  “小時候,我經常在電視里看到頭戴安全帽、手拿設計圖紙在現場指點比劃的工程師,非常羨慕,心中暗下決心,我也要當工程師。”回憶起兒時的夢想,潘俊鋒說。1999年7月高考結束填報志愿時,他填了遼寧工程技術大學。

  “我當時都不知道這個學校在哪,至少這個學校名字與我兒時的夢想比較接近。”潘俊鋒笑著告訴記者。

  2003年7月,潘俊鋒大學畢業。當時的煤炭行業剛剛復蘇,所學專業與采礦相關的大學畢業生成為煤礦企業爭搶的香餑餑。潘俊鋒的老師建議他到煤礦企業工作,但是他選擇繼續深造,并考取了煤炭科學研究總院北京開采研究所的碩士研究生,開始對沖擊地壓進行研究。這也成為潘俊鋒人生道路上的一個轉折點。

  “那時候,有很多人質疑我的選擇。他們認為采礦就是一個簡單的力氣活,用不著上研究生,而且他們認為我所學的專業從采礦大方向變成了沖擊地壓防治這個小方向,不值得。”潘俊鋒說,“但是,我不這么認為,沖擊地壓專業雖然看上去面比較窄,但是里面的學問很大。隨著研究的深入,我發現沖擊地壓有些領域還無人踏足,這更激發了我的研究興趣。”

  在潘俊鋒碩士畢業的第二年,由于人事變動,北京開采研究所沖擊地壓研究團隊缺少一位學術帶頭人。北京開采研究所決定,讓技術過硬且防沖資歷相對較老的潘俊鋒扛起團隊帶頭人的大旗。

  “記得有一次,我去一家煤礦企業推廣我們研究的防沖技術。當我講完PPT以后,該企業的一位領導當著我的面說:‘算了,我們還是找有資歷的老教授吧。’這種對年輕學者的不認可,對我打擊還是挺大的。”潘俊鋒說,“于是,我就把自己關在工作室里面開始做研究。那段時間,除了緊急的事情,其余時間我都在工作室做研究,我相信我的理論一定會獲得認可。”

  后來,義馬千秋煤礦21201工作面發生重大沖擊地壓事故。在安全風險大、沒人愿意接這一項目的情況下,潘俊鋒帶領團隊承擔了該礦的沖擊地壓防治研究工作。這是他們團隊第一次獨立開展災害防治工作。治理方案需要自己研究制定,甚至研究報告模板都是摸索而來的。項目開工以后,潘俊鋒經常蹲守在井下,每一個字、每一個參數,他都深思熟慮。終于,歷經5年時間,他們合作的21201工作面、21141半孤島工作面安全回采結束,沒有再發生一起沖擊地壓事故。當時,該項目還獲得了省部級科技獎一等獎1項、二等獎2項。

  迄今為止,潘俊鋒去過16個礦區、97個沖擊地壓礦井。他還主持了13項重大科技項目,包括“973”計劃項目、國家科技支撐計劃項目等;參與修訂了《煤礦安全規程》《防治煤礦沖擊地壓細則》《沖擊地壓測定、監測與防治方法》等多項國家規程、標準;完成了60余項煤礦現場沖擊地壓災害治理項目,解決了大量煤礦安全生產技術難題,當初資歷尚淺的青年已經逐漸成長為杰出工程師。

把研究放在現場,做接地氣的防沖工程師

  “我喜歡到采煤一線去。我認為,只有把研究放到現場,才能得出正確的結果,尤其是沖擊地壓研究,井下的復雜地質條件在實驗室里是沒有辦法模擬出來的。”潘俊鋒說,“在給礦工和技術人員講授一些防沖理論知識時,我喜歡把復雜抽象的內容轉變為通俗的語言,再加些比喻講給大家。聽過我講課的人都稱呼我為‘接地氣的防沖工程師’。”

  潘俊鋒告訴記者,他有一個習慣,無論是夜間醒來,還是在出差的路上,一旦萌生一個新的想法或關鍵詞,他都會立刻記錄在手機備忘錄里。等到晚上下班后,他在寫文章、寫方案、畫圖紙,甚至布局團隊的主攻方向時,習慣性地翻閱備忘錄,查找相關內容進行補充完善?;耙粑綽?,他掏出自己的手機,給記者看了一下他的備忘錄。記者看到,備忘錄上記錄著很多內容。這些內容就是他突然想到立刻記錄下來的。

  潘俊鋒常常笑稱自己是專門給煤礦看病、開方子的醫生。他認為煤礦沖擊地壓防治就應該分層次,小病小治、難病開方、大病駐礦治、重癥重點治。

  據潘俊鋒介紹,沖擊地壓事故發生的原因可以分為三種。第一種是沖擊地壓危險區域(機理)沒有想到,占了10%。比如說開拓區、采區大巷、采掘巷道存在無動載參與、時滯性沖擊地壓。第二種是機理想到了,但是措施做不到,占了20%。比如說錯過卸壓時機,像高家堡一盤區大巷前期未斷頂,鉆機進不去了,手段使不上。第三種是機理想到了,但是趕產量、趕進度,措施不做或不到位,此類事故占了70%。

  目前,我國東北部、東部、中部的存量礦井已經進入深部開采,同時新建礦井以西部深部資源為主,沖擊地壓建設礦井、生產礦井數量不斷增加,200多處煤礦天天都在生產,時刻有沖擊地壓危險。沖擊地壓礦井數量、沖擊地壓采掘工作面增長幅度遠超出沖擊地壓事故增長幅度,因此防沖技術還是很有用的。

  面對新時期的防沖形勢,潘俊鋒提出了三個理念,即沖擊地壓機理——水杯理論、沖擊地壓預警——手表原理、沖擊地壓防治——泄水任務?;謖餿隼砟?,潘俊鋒帶領團隊構建了沖擊地壓啟動理論與成套技術體系,并出版了相關專著。

  “我們常用黑箱、灰箱、白箱來描述對一個事物或者現象的認知程度,黑箱代表對認知完全空白,灰箱意味著對認知有部分了解,白箱則是對認知透明化、完全掌握。我認為,現在的沖擊地壓研究已經到了灰箱階段。相信在不久的將來,我們可以做到沖擊地壓研究透明化,做到沖擊地壓智能防控、精準預測。這也是我們正在著手攻關的重點。”潘俊鋒信心滿滿地說。